余华《活着》中生存哲学的具体内容

余华在《活着》中贯彻了自己的生存哲学,其具体的内容表现在:福贵从他苦难的一生开始之后,他承担自己的家庭责任,一直忍受现实带来的苦难而活着;在死亡一次又一次的掠夺下,所有的亲人都死去了,福贵依然孤独又坚定乐观的活着;福贵就像那头他给起名也叫福贵的老牛一样承担着种种不幸和苦难,没有能力反抗,只能无条件的接受命运加诸在他身上的一切。余华通过描写福贵这一个家庭经历的种种现实苦难来反思过去几十年里整个中国社会经历的生存苦难。


(一)在苦难里忍受的活着

《活着》只有十二万字,但人生所有的不幸都浓缩在了这本薄薄的《活着》里。余华用平实质朴的语言和精妙的叙述结构展现了福贵的一生,塑造了一个性格丰满鲜活的中国式老农民。主人公福贵年轻时是个阔少爷,从小锦衣玉食的,长大了吃喝嫖赌俱全,上私塾是由自己家雇工背着去的,每次进城都特意骑在妓女的背上和岳丈请安,生活浪荡又放纵。一次赌博中,福贵被龙二下套输光了徐家的全部家产,从地主阔少一下子就变成了贫苦农民,之后一生再无福和贵,苦难的一生就此拉开了帷幕。


徐家破落的当天,福贵爹郁结在心从村头粪缸上掉下来死了。国共内战,政权更迭之际,福贵在给他娘请郎中的路上被国民党抓去拉大炮,战场上横尸遍野,历经生死回到家乡之后,福贵娘已经病死了,乖巧可爱的女儿凤霞也因为高烧变成了哑巴。好不容易等到土地改革,福贵作为贫农分到了五亩地,一家人辛苦劳作勉强能安稳度日了,但立马大跃进、三年自然灾害、文革就陆续而来。一家人在那样动荡艰难的岁月里苦苦地挣扎,忍受苦难努力地只想要活着,存活于这世上是他们唯一的念头,也是最奢侈的念头。福贵一家的命运代表了二十世纪中国最普通的底层老百姓的命运,在那样的群体狂热时期,社会底层的每个人的权利、财产、地位、甚至生命都可以在顷刻间化为乌有,人们回到了最原始的生存需求,也就是人的本能诉求,那就是活着。


社会底层的民众都成为了改革时代这个刀俎上的鱼肉,卑微的小人物没有办法去呐喊,没有能力去和现实抗争,只能选择在大时代里浮沉,为了生存只能被动地选择去忍受一切苦难。苦难贯穿在他们整个生存过程之中,活着就需要忍受苦难。


《活着》这部家族苦难史浓缩了中国底层人民几千年来遇到的生存苦难,写出了人对苦难的承受力,活着有多么地艰难,也正是因为这样的苦和难,活着才具有这么深刻的含义和力量,“它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叫喊,也不是来自于进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无聊和平庸。”


(二)在死亡的伴随下活着

所有人都想要活着甚至是好好活着,可就连活着的都只有福贵一个人。倾家荡产之后,福贵不再纨绔,不再浪荡,牢记他娘说的“人只要活得高兴,穷也不怕。”他承担自己身上的责任,日夜劳作想要养活一家人,可死亡却一直围绕在福贵身边,与福贵有关系的人们都在这个叫做活着的故事里一一死亡,最终只能和一头老牛相依相伴的活着。


一个活着的人能够最近距离地接触死亡和感受到死亡带来的悲痛,那就是直面亲朋的死亡了。人民公社时期,福贵的儿子有庆,那么善良的一个孩子。他为了献血跑在最前头,却被医生给县长的老婆抽血给活活抽死了。看着有庆为了省鞋常常赤脚跑来跑去的路,福贵觉得“月光照在路上,像是洒满了盐。”这些盐都像是白发人送黑发人流的又苦又咸的眼泪干结而成的,每一粒盐都是福贵的悲痛,每一粒盐又洒在了福贵心上的伤口。而福贵的女儿凤霞呢,文化大革命时期,一个哑女好不容易和偏头二喜结成连理,互相欢喜和体贴,过了一段幸福的日子,却在生下苦根之后死于大出血,对于一个即将做母亲的女人,这是多么地残忍啊!凤霞没了之后,身患软骨病努力支撑的妻子家珍也终于受不了打击去世了。二喜又当爹又当妈的,一个人带大了苦根,可苦根四岁的时候,二喜死于工地意外,被两排水泥夹死了。福贵老了,受不住这样的悲痛,去领二喜的时候摔在了地上,是和二喜一起抬出那家医院的。福贵带着苦根回到村里,那么小的孩子跟着福贵下田干活,孝顺机灵的苦根让福贵觉得日子虽然苦,但是有苦根在,活着也有盼头。从小家里穷,苦根因为发烧,福贵心疼他,给他用盐煮了半锅新鲜的豆子,就是因为这半锅豆子,七岁的苦根撑死了。福贵失去了一切,只留下了活着的信念。老福贵不再担心谁了,安安心心的活着等着死亡降临,他在枕头底下压了十块钱,村里人都知道这钱是留给替他收尸的那个人的。

苦难到了极端带来便是死亡,重复的死亡也将苦难一层层的叠高,推向了极致,而苦根的死亡也终结了福贵的苦难。从福贵爹到苦根,余华一共描写了十次人物的死亡,死亡是可以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发生和被叙述的。死亡和尸体都是十分平常的,死亡不是一件神圣和崇高的事情,而是一件必然发生的事情,活着的最终表现形式就是死亡。我们每个人都是在死亡的伴随下活着的, 正是因为有了死亡的存在,才让我们能够更认真的去对待生活,《活着》中每一个人物的死亡都告诉我们要更珍惜活着,要更有意义的活着。


(三)在孤独中坚定地活着

徐福贵一直都活着可也一直在失去,直到失无所失。年少时被龙二下套一夜之间失去了钱财权势庭院和奴仆们,他活着;失去疼爱他的爹娘,他活着;失去了战场上相依为命的战友老全和春生,他活着;土改的时候,龙二被当成地主恶霸枪毙了,死前喊着他是替福贵去死的,失去了仇人的福贵想的是“这下可要好好活了”;失去了乖巧懂事的儿女,他活着;失去了挚爱的妻子,他活着;失去了当成亲生儿子的孝顺女婿二喜,他活着;失去了生活唯一的盼头外孙苦根,他依然活着。


福贵一生都是在亲人的死亡中度过的,他亲手埋葬了自己的父亲、妻子、儿女、女婿、外孙,只剩下自己孑然一身,无牵无挂的活着,等着死亡,等着别人来埋葬他。福贵被命运带来的苦难剥的干干净净,生命从最初开始在福贵的名字前后添砖加瓦所建造的一切都没有了,财富、地位、家庭、感情,这些福贵都逐一失去了,直到最后什么都不剩。失去了所有可依附的之后,福贵只能自我依附,这时的福贵已经看透了死亡,对什么都没有希望了,当然也不存在绝望。生而为人的本能让福贵选择继续活着,这就是活着,也只是为了活着,不断地失去而活着是福贵唯一不能被剥夺的东西了。


死亡不再是生命的结束,已经失去的亲人和朋友,都走出了时间的限制,活在福贵的记忆里。福贵每回忆一遍从前的生活,都像是一场新生,重活了一遍。福贵依靠着那些快乐温情的回忆抵抗着苦难带来的痛感和孤独,坚定地活着。只要福贵还活着,家珍他们就一直活着,活在福贵的回忆陪伴他度过属于徐福贵的一生。生存和死亡的界限已经模糊不清了,福贵的活着就是对命运和现实最大的抗争和无声的胜利,所有被命运和现实夺去生命的人,都鲜明地存活在福贵的记忆里。所有人都死了,所有人又都和福贵一起在回忆里活着。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赞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赞赏支持
被以下专题收入,发现更多相似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