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玛西亚皇子

皇子嘉文四世是皇家的血脉,意味着他便是德玛西亚的下一任国王。他自小被寄予厚望,有朝一日能够成为德玛西亚的楷模,而如此沉重的负担令他的心中充满了挣扎。在战场上,他英勇无畏的气势和一往无前的决心鼓舞着全军上下,显现出身为人主的真实才干。

虽然德玛西亚的君主是由最高议会从合格的候选人中挑选出来的,但之前的三位国王都是同一支血脉的后裔。作为嘉文三世的独子,嘉文四世自出生起便理所当然地被认为会继承这一传统。从他所受的贵族教育到他的名字本身,家族的意愿完全串起了他的成长轨迹。王国中最优秀的历史学家负责教导他治理王国的学问。同时,他也在学习有关战争的知识与技艺。

嘉文常常会和一个名叫盖伦的年轻战士搭伙进行战斗训练。身为冕卫,盖伦的职责便是守护下一代的国王。嘉文敬佩盖伦身上无人能及的刚毅,而盖伦则对嘉文灵活的头脑钦佩有加。两人很快成为了亲密无间的伙伴。

当嘉文成年后,他的父亲以国王的身份赐予了他荣誉——任命他在军队中做了将军。虽然嘉文对军事理论和战略战术了然于心,而且还能在决斗中战胜自己的剑术老师,但他从来没有亲临过战场的前线,更别提夺人性命了。

嘉文决意用战场上的胜利来证明自己的价值,所以他带着自己的部队与各种势力奋战,包括凛冬之爪的掠夺小队,好战的各族部落,甚至还有一群流浪的法师。虽然在他的指挥下,部队可谓战果辉煌,但嘉文在战场上却总是被一群誓死护驾的卫兵保护得严严实实的,他感到自己身为一名战士的价值正在日渐消磨。

某次,诺克萨斯的战团突袭了德玛西亚边境附近的农场,于是嘉文便带着自己的部队出征了。他们紧追着诺克萨斯人,在马上颠簸了好几天。让嘉文深感震撼的是,敌人的暴行残酷得远超他的想象。诺克萨斯人烧光了城镇,杀掉了好几百名平民,只留下寥寥几个苟延残喘的伤员,向人讲述他们所见的恐怖。

他手下的军官建议先行撤退,回到军中请求大部队的支援。但是嘉文为众多死者的凄惨景象所震动,他没法说服自己抛下急需帮助的幸存者。他打算救助伤者,同时阻止作乱的敌军就这么轻易地逃脱。而且,他认为第二批德玛西亚的军队根本来不及赶来帮助阻击诺克萨斯。他认定当下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嘉文重新分配了人手,命令一部分人留下来照顾伤员,另一部分则跟着他继续追击。他们在夜间成功地偷袭了诺克萨斯人,但是在混乱的战斗中,嘉文和自己的护卫们散开了。他一个人奋勇搏斗,杀掉的敌人数不胜数,但最终还是寡不敌众,败下阵来。诺克萨斯人把嘉文五花大绑,一路押往诺克萨斯的首都,不朽堡垒。

成了阶下囚的嘉文一天天地远离德玛西亚,他痛悔自己的鲁莽决定反而造成了更多不必要的死亡。他羞愧难当,几近崩溃,认为自己根本没有资格再回到德玛西亚,更不要说继承王位了。

在一个不见月光的晚上,盖伦带着一小队精悍的无畏先锋士兵袭击了诺克萨斯的营地。虽然盖伦等人没有找到嘉文,但他趁乱打倒看守,挣脱了束缚。他刚跑出几步,一个诺克萨斯人就射出一箭,击中了嘉文的身侧,但年轻的皇子仍然强撑着逃进了荒野。

嘉文没命地狂奔,直到全身脱力瘫倒为止。他找到一棵倒伏的大树,钻进空心的树干里,尽可能妥善地包扎了伤口。他躺在树干里过了好几天,一时清醒一时昏迷,心里明白死期将近。半梦半醒间,嘉文迷迷糊糊地看到了一个紫色皮肤的女人,眼中跳动着火焰。她将嘉文运到了一个偏僻的德玛西亚小村。嘉文在大夫的照料下静养,靠着草药逐渐恢复了健康。

当嘉文完全复原之后,这个远离德玛西亚中心的山野小村让他终于找到了安慰。有生以来头一次,他再也不会因皇家的责任而烦恼了。虽然他是外来人,但村里人却热情地接纳了他。嘉文也顺便知道了,那位紫皮肤的救命恩人也和他一样是新来的,她名叫希瓦娜。

村庄的宁静被一头巨龙打破了。那头怪兽已经摧毁了附近的几处村镇,所过之处房倒屋塌,灰飞烟灭。嘉文清楚这座小村根本抵挡不了巨龙的侵袭,所以他带着村民们前往就近的伦沃尔城堡避难。

当天晚上,嘉文撞见了正要离开的希瓦娜。她向嘉文坦陈了自己身为半龙混血的事实,而那头涂炭生灵的巨龙便是她的生母,伊瓦。她将希瓦娜视作对纯正龙血的亵渎,所以只要希瓦娜一日不死,她便一日不肯罢休。与许多德玛西亚人一样,嘉文从小所受的教导中,魔法生物都是不可信的。但是他看到了希瓦娜的善良和才干,决意要报答她的救命之恩。他们必须联手才能打败这个可怕的敌人。

由于巨龙频繁的骚扰,嘉文指挥村民们进行军事训练,让他们能够和伦沃尔城堡的守军一起作战。他在城堡西边找到了一处久远的禁魔石遗迹,打算把这里作为屠龙的战场。遗迹的前身本是一座高等神庙,兴建于符文战争的动乱年代,而如今留下的禁魔石便是对付巨龙的利器。嘉文甚至还用这些石片做成了箭头发给村民们,因为他很清楚,必须集合众人的力量,他们才有机会与巨龙之力一较高下。

希瓦娜独自站在了废墟空地中央,嘉文和其他人在附近埋伏着。他惊愕地看着希瓦娜变成了一条龙,朝着天空喷出雄壮的火柱,公然挑衅着自己的母亲。虽然村民们都害怕地想要后退,但嘉文临阵不乱,告诉他们希瓦娜将会打败他们共同的敌人。

很快,一个更令人惊恐的剪影横空遮住了头顶的太阳,巨龙伊瓦来了。嘉文一声令下,士兵们搭弓射箭,每一发禁魔石箭头打在龙背上都让她的力量削弱了一分。巨龙疼痛之下昂首直立,喷出了灼热的火流。不少士兵在盔甲中被烤成了焦炭,但箭矢仍然不断地射出,加上遗迹本身的禁魔力量,巨龙一点点地被扯到了地面上。

嘉文敬畏地看着希瓦娜和伊瓦毁天灭地一般地撞在了一起。两头巨兽的战斗迅如闪电,搅在一起化作了一团残影。嘉文无法分辨,他担心会伤到希瓦娜,所以只能命令弓手们停手。最后,希瓦娜被打回了人形,脖子上鲜血淋漓。嘉文差点就绝望了。但是,希瓦娜却只看着母亲的眼睛,用她火焰缠绕的爪子,从母亲的胸口掏出了仍在跳动的心脏。

当威胁散去后,嘉文终于觉得自己有回家的资格了。他也终于理解了德玛西亚真正的价值并不只在于胜利,而是不问出身,团结一心。作为对希瓦娜勇气的奖赏,嘉文向她承诺,自己的国家永远有她的一席之地。但两人心中深知,德玛西亚对于魔法永远抱有深刻的怀疑,所以希瓦娜立下誓言,只要她还在嘉文身边奋战,就绝对不会暴露自己的半龙血统。他们结伴而行,带上伊瓦的头颅朝国都走去。

虽然许多人看到他们的皇子平安归来时都无比激动,但也有人质疑嘉文招募希瓦娜作为近身卫队的决定。此外,人们也不禁要问,为什么皇子在逃脱了诺克萨斯人的控制之后并没有立刻返回国都?人们的疑虑开始滋长。至于国王嘉文三世内心无论有什么想法,在外人看来,他热情地欢迎了自己的儿子荣归故里。嘉文四世重新担起了自己的职责,他发誓要建立一个伟大的国家,让每个公民的价值都能实现,并团结在一个信念之下,迎击任何威胁。

原文链接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赞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赞赏支持
被以下专题收入,发现更多相似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