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甲龙龟

许多人对其崇拜敬仰,少数人对其嗤之以鼻,但所有人都对其一无所知。奇怪而有趣的生物拉莫斯就是一个谜团。他全身覆盖尖刺硬壳,人们对他的出身来历的猜测层出不穷— 有人说他是半神,有人说他是神谕者,有人说他只是普通的野兽,遭遇了魔法的影响而发生彻底变异。无论真相如何,拉莫斯始终都默不作声,而且不会为任何人停留,永远都在沙漠中游荡驰骋。

有人相信拉莫斯是一位飞升者,是行于人间的古神,在恕瑞玛的危难关头出现,化身为身披重甲的守护者。一些迷信的人信誓旦旦地说他是沧桑巨变的使者。每当大地被推向浩荡变迁的边缘,他就会如期出现。另外一些人则猜测他是一个濒危物种的最后一只个体,他的同类曾遍布天涯海角,直到几次符文战争的失控魔法破坏了原来的沙漠。

如此之多的传闻,都提及他拥有伟大的力量、魔法和神秘感,因此许多恕瑞玛人都会不由自主地前去追寻他的智慧。预言家、祭司、疯子之类的人全都自称能够找到拉莫斯的居所,但事实表明这只龙龟非常难以捉摸。话虽如此 ,有许多证据表明他的存在要远远早于任何现存的记忆,古代恕瑞玛遗迹的墙上斑驳的马赛克拼画中就出现过他的形象。在飞升仪式刚刚问世的时期留下了许多庞大的石头纪念碑,装饰纹路中也有类似于他的形状。一些人据此相信他就是一位不死的半神。不过也有一些怀疑论者,他们相信最简单的解释最合理:世上有许多龙龟,拉莫斯只不过是其中一个。

有人说他只会眷顾那些资格的朝圣者,在他们最需要他帮助的时候出现,而那些有幸见过他本尊的人全都经历了重要的人生转折。这只龙龟曾经从一场火灾中救出了一位王国继承者,后来这个人放弃了自己的身份,成为了一位牧羊人。曾有一位年迈的泥瓦匠与拉莫斯进行过高深而又简短的对话,随后受到启发建造了一座庞大的市场,最后成为了纳舍拉迈古城的繁华中心。

一些虔诚的信徒认为拉莫斯可以指引人的灵魂走向启迪之路,他们会进行一些精心设计的仪式,希望能够蒙受这位神明的恩宠。这支信奉拉莫斯教派的门徒每年都会举办一次仪式,表达他们坚定地信仰。他们会模仿拉莫斯著名的滚动奔袭,成群结队地在城市中翻滚前进。每一年,数千名恕瑞玛人都会跋涉于最偏远凶险的沙漠角落,寻找拉莫斯的踪迹。许多学说都认为,对于那些具备资格的人,拉莫斯将回答他们一个问题,前提是要先找到他。朝圣者们知道拉莫斯对沙漠特产的喜爱,他们会带上许多种贡品,据说都有招致赐福的功效。他们会在骡子身上装满一瓶瓶甜蜜的羊奶、一箱箱蜜蜡蚁巢,一罐罐新鲜蜂巢。许多人消失在大漠之中一去不返,少数人带着遭遇半神的故事回来,更多人都表示自己一觉醒来发现行囊里所有食物补给突然神秘失踪。

无论他是否真的是神谕者、飞升者、或是强大的野兽,拉莫斯的耐受能力是众所周知的奇迹。他曾闯进坚不可摧的锡兰要塞,这里是一名疯狂巫师设计的恐怖堡垒。这座要塞里面据说藏匿了无法形容的魔法恐惧 — 可怕的变异怪兽、燃烧的愤怒走廊、暗影恶魔把守的咽喉要道。拉莫斯进入之后不到一个小时,这座庞大的要塞就崩塌成了一片尘土,随后有人看到拉莫斯滚走了。没人知道为什么拉莫斯要进入那扇黑暗的门,也没人知道他在要塞里面得知了何种秘密。在大洪水之年,他只用了不到两天时间穿过了伊玛犁湖,挖了一条数英里深的洞穴,摧毁了一座庞大的蚁穴,杀掉了蚁后,为附近的农场除害。

有些时候他是慈爱的英雄。当诺克萨斯战团入侵袭击北方恕瑞玛定居地的时候,许多零星散落的部族都联合起来共同防守飞升者神庙脚下的领地。但无论是规模上还是技巧上,他们都不足以匹敌诺克萨斯侵略者,所以战斗惨烈,即将兵败,这时候拉莫斯加入了战斗。看到如此神秘的生物现身,双方都非常惊讶,士兵们完全停止了交战,看着他在人群之间滚动穿梭。拉莫斯经过神庙的同时,它的地基动摇了,大块石料从天而降,砸向敌人军队,砸死了许多敌军士兵。随后,诺克萨斯军队遭到了数量压制,在恕瑞玛人的欢呼声中灰溜溜地撤退了。许多人都信誓旦旦地说拉莫斯是出于对恕瑞玛的热爱才拯救了这座城镇,也有人认为他仅仅是在守护自己的领地,守护他最喜爱的仙人掌花。而至少有一名恕瑞玛族人声称,拉莫斯只不过是在梦游,根本不想破坏一座神庙。

无论真相如何,拉莫斯的故事都被恕瑞玛人视为瑰宝。任何一个恕瑞玛儿童都能如数家珍般地列举出许多种关于拉莫斯来源的说法,其中半数以上都是他们自由发挥即兴演绎出来的。随着恕瑞玛古国的重新崛起,关于披甲龙龟的传说越来越多,和它曾经陨落之前如出一辙,也因此有人相信,他的出现预示着更加黑暗的时代即将到来。

但是如此慈爱、乐观的灵魂怎么可能预示着毁灭的年代呢?

原文链接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赞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赞赏支持
被以下专题收入,发现更多相似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