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血武姬

一枚躁动的符文碎片埋藏于希瓦娜的心间,让人龙混血的她体内流淌着强烈的魔法能量。虽然她时常以人的形象出现,但是她能够自如地变身成凶猛的龙类。虽然她也不确定自己究竟属于人类还是野兽,但希瓦娜在两种身份之间变换之际,也在努力地驾驭她的力量。

龙族那繁复冗长的秘密,让所有的研究理论都显得蒙昧且无力。研究这项课题的人们认为,元素符文会在龙族的血脉延续中分裂,并由雌性的巨龙遗传给自己的长女。而继承了符文碎片的龙族也会相对领悟水、火、土、风类别的魔法。

这样的一枚龙蛋就深藏在赤道线上的一座火山里,随着一枚火焰符文的微弱回响静静地脉动着。一名大胆的法师被这股能量所吸引,试图取出它的符文碎片,然而他的仪式却被返巢的母龙打断了。虽然法师仓皇而逃,但是凡人世界的魔法却在混乱中不经意间注入了龙蛋。母龙伊瓦欣喜于蛋壳中那涌动着的强烈能量,却忽视了其中混入的魔法。她和伴侣为这个结晶取名作希瓦娜,作为对伊瓦的传承。

秋日的腥红之月落下,凛冬到来,龙蛋也终于破壳,露出了一个紫色皮肤的人类婴儿。小婴儿呱呱坠地,刚哭出第一声时,她的身体突然开始剧烈晃动,随即变成了龙的形态。伊瓦被这个混合形态的怪物吓得大惊失色,并准备杀掉她的孩子——她不允许这种反常的玩意玷污她的血统。但是她的伴侣却不能袖手旁观。一场激烈的大战后,希瓦娜的父亲带着她逃走了。

多年来,希瓦娜和她的父亲为了躲避伊瓦寻仇而四处迁徙。随着希瓦娜逐渐长大,她努力地想要控制自己暴躁的脾气和不稳定的力量。她的父亲能够帮助她在化作龙身时缓和从母亲那里继承来的暴烈秉性。但是在人形时,希瓦娜意识到了生命的脆弱,以及并非所有事情的解决办法都是付之一炬了事,她为此时常感到灼烧一般的痛苦。偶尔,她的龙焰也会激起体内的符文鸣响,与母亲产生共鸣。

随着希瓦娜的力量愈发强大,伊瓦已经能远远地感知到她女儿的存在。她找到了孤身一人的孩子,嘲笑她的出身,说她的亲生父亲不过是一个弱小的人类,他辱没了龙族高贵的血统,导致自己的后代成了一个恶心的怪物。伊瓦将会亲手消灭这个不容于世的怪胎。小希瓦娜奋力抵抗,但是在父亲赶到时已经遍体鳞伤,奄奄一息。他带着疯狂的怒火进攻,对自己曾经的伴侣毫不留情,想为希瓦娜争取时间好逃跑。但是最终不敌伊瓦的烈焰,一命呜呼。

悲痛的希瓦娜踏上了逃亡的旅途。她记得父亲曾提到过一处陌生的国度——那里遍地是禁魔石。顾名思义,这种石头会削弱魔法的力量。她一到达德玛西亚边境,便知道这就是她在找寻的地方。这片土地让人感到沉重且压抑,很难唤起符文的力量。并且,希瓦娜发现自己在这里更容易维持人形。她希望这里能够掩盖住她的魔力,不让自己的母亲发现。

在一次打猎时,希瓦娜顺着鲜血的味道在荒野中找到了一名濒死的战士,他的名字叫做嘉文。她的捕食本能唆使她杀掉眼前的男人,但是人性的一面却告诉她这个人需要帮助。在大德玛西亚的荒山野岭中,这个人被人找到的几率基本为零,而如果他不能及时得到救治就死定了。

尽管希瓦娜心里害怕会再次受到她再熟悉不过的异样眼光,她还是带着半昏迷的嘉文去了最近的村镇。但出乎意料的是,当地居民热烈地欢迎她的到来,并感谢她拯救了那位士兵。她目睹了村民们协力医治嘉文,哪怕他只是个陌生人。希瓦娜的心中滋生了一种此生从未有过的情感:战友情谊。德玛西亚人互相照顾扶持,而这种场景见得越多,她就愈发渴求成为其中的一份子。

数月以来,希瓦娜都过着平静的生活。白天捕猎野猪和白麋鹿,晚上则带着战利品回到村庄和大家分享。她了解到嘉文曾被邻国囚禁,之后逃了出来,但他认为自己无颜面对国都的百姓。

某天夜里,希瓦娜听到远处传来了翅膀扇动的声响,她知道母亲又找上门来了。巨龙掘地三尺也要找出希瓦娜,她的龙息将沿途的村庄和土地都化为了焦土。嘉文带领惊慌的百姓逃往伦沃尔城堡,希望这座有着高耸石墙的要塞可供他们避难。

希瓦娜深知自己的出现只会伤害她关心的人们,所以她决定回到荒野中去。就在她准备离开之际,嘉文截住了她。她悲痛地吐露了自己是半龙混血的事实,并将她母亲对她如此愤怒的来龙去脉全盘托出。然而嘉文并不同意她就此离去——救命之恩,知恩图报。他提议联手对付伊瓦。在当地村民和伦沃尔士兵的支援下,他相信大家同心协力就能够击败这只怪兽。希瓦娜被他的诚意打动,接受了提议。

在嘉文带领村民和城堡的士兵们训练完成后,希瓦娜走进了附近的一处由禁魔石建造的遗迹,她的力量也受到了压抑,让她的身体不住颤抖。村民和士兵们在遗迹四周埋伏,她的额头上钻出了锋利的犄角,身体猛然伸展,变成了一头长着猩红双翼的龙。她咆哮着,朝天空喷射出一团团的火焰,吸引她的母亲闯进这个圈套。

伊瓦越来越近近,希瓦娜听到了龙翼拍击的声响。就在她出现在半空中的一刻,士兵们齐齐射出禁魔石箭头的利箭以削弱她的魔力。巨龙则用自己的利爪和火球回击,不少士兵被烈火焚身至死。在嘉文的命令下,村民们没有停手,射出一波又一波波箭矢。禁魔石箭刺穿了伊瓦的血肉,把她生生拖到了地上。

希瓦娜面带傲色站在母亲面前,伊瓦却放声大笑。但她一直以来都低估了女儿的怒火。一场亘古罕有的大战开始,齿牙交错,血肉横飞,就连遗迹的地基也化成了齑粉。希瓦娜撕掉了母亲的翅膀,但是伊瓦也用利刃般的大颚锁住了她的脖子。鲜血从希瓦娜的锁骨喷涌而出,她褪回了人形。

伊瓦俯视着希瓦娜,准备收回自己所给予的生命。希瓦娜回想起过去种种,悲痛与怒火在胸中翻腾,唤醒了血脉中的火焰符文之力。她使出全力将手爪刺入了母亲的胸膛,活生生把她的心脏掏了出来。看着伊瓦的生命渐渐消逝,希瓦娜没有半分同情,仰天发出了胜利的长啸。

嘉文在全村人的见证下,赞扬了希瓦娜的英勇,宣布德玛西亚永远有她的立足之地。有生以来第一次,希瓦娜感受到了比自身更加重要的东西,也多亏了嘉文,她明白了德玛西亚的强大得益于人民的团结。作为回报,她谦卑地宣誓效忠于嘉文,无论前方的道路如何坎坷。

嘉文在剿灭巨龙后重拾了一个领袖的自信,他感觉是时候回家了。希瓦娜和他一起回到了国都,纪念他们伟大胜利的战利品就是母龙伊瓦的头颅。希瓦娜明白,德玛西亚对她这样拥有魔力的人来说很危险,但是她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归属感。

在国都中,希瓦娜以紫色皮肤的人身保卫着她的新家,尽管她还是时不时会跑到野外舒展双翼。虽然眼下她是自豪的德玛西亚精兵,但是她深知终有一日,她必将回应心里那枚符文火热的召唤。

原文链接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赞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赞赏支持
被以下专题收入,发现更多相似内容